澳大利亚最大煤矿项目获批

    近日,澳大利亚最大也是最受争议的煤矿项目Carmichael获得了所在州昆士兰州最后一项开发许可,这意味着这个拖延了近10年的全球最大未开采煤矿之一的项目即将正式开建。然而,其引发的“澳应对气候危机不作为”的批评指责也随之而来。

  争议煤矿开发在即

  6月13日,印度阿达尼集团(Adani Group)终于得到了Carmichael煤矿项目的最后一项开建执照——地下水资源管理许可。昆士兰州环境与科学部在一份公开声明中表示,依据现有最佳科学对Carmichael进行了严格评估,认可阿达尼在矿井附近地下水资源的规划和管理,因此决定下发这一许可。

  阿达尼对此结果非常满意,该公司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将“马上”启动这个价值200亿澳元(约合138亿美元)的煤矿项目,并将严格遵循昆士兰州的环境标准推进开发工作。负责Carmichael的阿达尼矿业子公司(Adani Mining)指出,前期调研等一系列工作已经准备就绪,启动后将为昆士兰州提供一批前景颇好的就业岗位。

  阿达尼矿业子公司首席执行官Lucas Dow表示:“初步预计Carmichael可以提供1500个直接就业岗位和6750个间接就业岗位。”

  《金融时报》6月14日报道称,Carmichael项目涉及的铁路和港口等基础设施项目将在未来几日内启动,建设工作将在几周内稳步推进。据悉,阿达尼计划修建一条长约189公里的铁路以连接昆士兰州北部的艾博特角港口,为下一步煤炭运输和出口奠定基础。

  这条189公里的铁路将把昆士兰州中部的加利里盆地和艾博特角港口连接起来,而Carmichael的获批还将为同处于该盆地的另外6个煤炭项目的启动带来正面影响。不过,环保组织和“反煤派”仍是昆士兰州煤炭开采的最大阻力,该州很大程度上支持煤炭开采是认为这能带动州经济并创造就业。

  有分析指出,如果将加利里盆地的动力煤“完全开采”且“彻底使用”,将在未来超过50年的是时间里每年向大气中排放7亿吨二氧化碳。环保人士强烈指责澳政府,这不仅是给全球环保贡献拖后腿,更是澳政治和经济事业的“大倒退”。

  澳联邦政府之所以对Carmichael煤矿项目获批一事“不吱声”,主要因为澳总理莫里森在5月大选上“意外连任”是归功于昆士兰州的关键投票,不到一个月时间该项目的最后一个开建许可就顺利下发,无异于莫里森在默默“回馈”昆士兰州的大选支持。

  经济可行性存争议

  一直以来,Carmichael都是澳大利亚气候变化问题的“雷区”,支持者认为其能够带动经济,反对者则强烈指责其将进一步加重气候危机。事实上,尽管Carmichael煤矿开发在即,但其仍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特别是经济可行性备受争议。

  亚太时事杂志《外交学者》指出,融资难、煤价低、减排压力加上可再生能源竞争力走强,都在冲击Carmichael煤矿的开发前景。

  阿达尼2010年收购Carmichael时曾计划年产动力煤6000万吨,但随着争议升级和融资难等问题,该公司时下已经将年产预期降至1000万吨。事实上,该公司自确保了165亿澳元的初始资金之后一直没能筹得新的资金,因为全球大部分银行和金融机构已经拒绝为煤炭及其相关项目融资,为此该公司不得不努力减少项目预算成本。

  作为Carmichael项目的长期反对者,美国能源经济与金融分析研究所(IEEFA)负责人Tim Buckley表示,阿达尼未能在任何一家澳大利亚银行获得贷款,而寻求印度银行贷款未果之后,不得不缩减项目开发规模,并决定自行为该项目提供资金,但尽管如此,经济可行性仍然并不明朗。

  昆士兰大学经济学家John Quiggin指出,不断下降的动力煤价格,使得Carmichael项目的回报率越来越低,当前已经低于维持运营的基础成本。咨询公司伍德麦肯兹煤炭研究分析师Viktor Tanevski表示,在全球煤炭新增产能有限的前提下,煤炭价格下行压力仍会继续扩大。

  此外,在全球积极应对气候变化危机的背景下,Carmichael煤矿的生存前景十分渺茫,加上可再生能源成长迅猛,不管是成本还是经济效益,可再生能源的竞争优势都在加速扩大。据了解,多个环保组织已明确表示会继续抗议活动,而澳大利亚绿党也强调这场斗争“远未结束”。

  澳绿党议员Larissa Waters公开表示:“阿达尼并没有获得该项目所需的全部执照,比如社会许可,我们将利用在议会、法院和街头的全部力量来阻止这个项目。

  负面影响难消

  值得关注的是,Carmichael煤矿项目的获批,无形中进一步削弱了澳大利亚在气候问题上的国际声誉。有专家直言,Carmichael的开采规模、经济可行性、运营期限等都是未知,就连经济效益能否抵消气候负面影响都无法确定。

  马绍尔群岛总统希尔达·海因5月曾表示,澳大利亚在应对气候变化危机方面不采取行动,可能导致其失去在太平洋地区的地位。

  太平洋岛国萨摩亚副总理兼环境与自然资源部长Fiame Naomi Mata’afa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称澳大利亚在气候问题上的无作为可能还会破坏了其在太平洋地区作出的其他承诺。

  斐济总理Frank Bainiamara则是直接喊话莫里森,要求他带领澳脱离化石燃料。新西兰外交部长温斯顿·彼得斯也表示:“作为一个高度发达经济体,如果澳大利亚无意履行承诺,《巴黎协定》如何实现?澳大利亚必须明白,气候变化始终是太平洋地区人民生计、安全和福祉的最大威胁。”


为您推荐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