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喊300美元油价不是梦 最牛原油基金经理折戟沉沙

2018年年末,全球流动性拐点渐显,加之市场对经济增长感到担忧,各类资产的投资者情绪全面出现恶化。投资者损失惨重,就连知名的对冲基金大佬们也难逃一劫。本系列试图对商品、股、债等领域遭遇惨败的明星基金经理个案进行梳理,回顾各类资产全面表现惨淡的2018年。

根据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最新发布的数据显示,对冲基金看涨原油的多头仓位在上周已经下降至3年最低水平,空头仓位则升至17个月以来的新高。

作为最负盛名的原油对冲基金经理,安杜兰德(Pierre Andurand)目前仍属于多头阵营。他在2017年底旗帜鲜明地看多油价,并在2018年的涨势中一度赚得盆满钵满,在油价冲高之际喊出每桶300美元“不是没可能”,却在10月油价大幅暴跌后惨遭投资生涯的滑铁卢。

高调看多油价

一年前的伦敦索恩投资大会,对冲基金经理们齐聚一堂,分享各自在2018年的投资思路,安杜兰德高调表示,虽然近年原油已成为“最不受人欢迎”的大宗商品,但在2018年,这种情况将得以改变。他预测油价将升至每桶80美元以上,并会执行加倍押注看多的策略。这意味着,安杜兰德的基金将通过多种复杂的衍生品动用数倍杠杆。

2014年6月-2016年1月,国际原油价格持续暴跌。2016年1月底,布伦特原油期价曾跌穿每桶30美元。此后,油价逐渐走稳,2017年12月布伦特油价已站上60美元大关。已上涨了一倍的油价,上涨空间还有多大?不过,安杜兰德看涨油价底气十足。当年7月,他曾被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秘密邀请,并与各大产油国的石油部长们探讨是否需要减产事宜。

他在索恩大会的发言被披露后,市场立刻验证了安杜兰德的观点,油价2017年12月份上涨逾6%。当月,安杜兰德的基金获得“两位数”回报,并推动该基金2017年获得了正回报。自他的Andurand Capital于2013年推出以来,一直保持正回报的纪录。2014年,安杜兰德基金的年度回报率达到了38%;2016年,他也实现了22%的年度回报率。

安杜兰德因为成功预测到2008年那波“史诗级”的油价暴跌,一战“封神”。当时,WTI期油价格从每桶近150美元跌到30多美元,只用了5个月。安杜兰德执掌的原油基金在2008年取得了210%的回报率,令所有人瞠目结舌。他也一跃成为业界最负盛名的原油对冲基金经理之一。

油价300美元“不是没可能”

2018年前3个月,安杜兰德的基金表现并不理想,但其回报率在第4个月大幅走高,单月上涨7%,基本收复了2018年以来的失地。

投资信心的极度膨胀推动安杜兰德在4月底发布了一条著名的推特,称300美元的油价“不是没可能”。他的理由是:先前由于担忧电动汽车的出现会抑制未来的原油需求量,目前能源巨头对于投资新原油项目的意愿不足,导致了油价的一路上扬。未来,对于原油需求过多的担忧,可能带来史上最大供给冲击。他还断言,基本面的改善尚未完全反映在油价当中。欧佩克减产真的有效,当市场看到库存真正快速下降,油价将进一步上涨。

安杜兰德的基金5月回报率达到12%,为三年多以来最大单月涨幅。基金2018年的整体回报率一度超过了16%。他在致投资者的信中表示,很高兴石油价格大幅上涨,并进一步预言称,由于夏季库存水平可能较低,原油备用产能有限,油价可能飙升至超过2008年147.50美元的纪录水平。

2018年7月,油价走高后骤然回落。沙特阿拉伯在美国要求压低油价的压力之下,于6月末推动欧佩克增产,是7月油价下滑的主因。大力做多的安杜兰德出现大幅亏损,当月其基金回报为-15%,将之前的成果一扫而空,基金今年前7个月的回报也跌落至-5%水平。对此分析人士判断,7月份布伦特油价最大跌幅略超过9%,安杜兰德的基金却大幅亏损,意味着其此时保持着约两倍的杠杆水平。

10月风云突变

8月中旬,油价一扫颓势,布伦特油价从每桶70美元再度上攻,10月3日冲上了86美元的年内高位,创出了近4年的新高。10月8日披露的数据显示,安杜兰德的基金回报前一月达到14.7%,为2014年12月以来的最高水平,2018年的全年回报率再度转正,达到11.3%。如果安杜兰德及时收手,他还将是原油交易市场的那个“神”。可惜的是,投资市场没有“如果”这一选项。

10月,金融市场风云突变。随着全球央行货币紧缩政策的负效应日益浮现,外界对于经济前景衰退担忧泛起,加之贸易摩擦频发,投资者紧张情绪蔓延,风险资产全面承压,原油自然无法幸免。

从10月3日的每桶高于86美元,布伦特期油价格在11月底一度低于每桶59美元,两个月跌幅超过30%。安杜兰德也彻底走下神坛,其基金净值在10月份下挫20.9%,为2013年推出以来表现最差的月度表现。最新数据显示,截至11月16日,安杜兰德的基金当月净值又下跌4.1%,基金净值2018年已经缩水了15.7%,当年实现正回报已彻底无望。

安杜兰德惨遭滑铁卢在2018年并非个案。今年10月以来,这轮风险资产的暴跌突如其来,导致长期投资原油的多家老牌基金相继关门。单就油市而言,分析人士认为市场担忧供应不足的风险溢价回落,以及对供给过剩的担忧是此次油价下跌的主因。但供给变化仍将成为主要矛盾。在地缘局势仍然存在风险的背景下,如果未来全球经济复苏势头不变,原油供需关系也将得到改善。石油多头不排除仍有翻身的机会。

为您推荐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