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铁工业超低排放应“差别化管控”

钢铁工业超低排放应“差别化管控”

 

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党委书记何文波呼吁,各级政府对实施超低排放改造的企业应给予更多的激励,并实施更加有效的“差别化的管控”。监管机制一定要鼓励创新者,保护先进生产力。

“超低排放是钢铁行业绿色发展的新起点。超低排放升级改造将带来投资规模、研发创新和钢铁制造全系统、全过程、全产业链的绿色发展革命,这必然要求和促进我们进一步创新技术、提升管理水平,也必将引领钢铁传统制造业的革命性变革。”

7月13日,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党委书记何文波在2019(第十届)中国钢铁节能减排论坛上表示,“社会的激励机制一定要导向那些环保水平先进的企业。我们必须牢固坚持绿色发展理念,使之成为破解中国钢铁业前进过程中所遇困境和难题的发展指引,成为中国钢铁业实现更高质量、更有效率、更加公平、更可持续的发展动力。”

超低排放并非易事

为助力打赢“蓝天保卫战”,今年4月国家生态环境部等五部委联合发布了《关于推进实施钢铁行业超低排放的意见》(简称《意见》)。《意见》不仅对末端治理后的超低排放指标提出了明确要求,还加强了全过程、全系统、全产业链的污染治理要求。何文波表示,这些有关要求也代表了当今时代全球钢铁业最严格的生态环境保护排放指标和要求。

但他也同时指出,目前《意见》在具体实施中还存在不少技术难题,如烟气脱硫、脱硝、除尘技术能否长期稳定达到超低排放标准尚需时间验证;高炉煤气精脱硫等技术仍需要创新突破,这些都需要行业内外共同协作、联合攻关。

不仅如此,钢铁协会在调研过程中,也听到很多企业的诉求和反映:治理新技术的创新和应用颇具难度和风险、改造投资巨大、运行费用高昂。

一些环保投入较大的钢铁企业反映,为了实现超低排放,他们的环保运行成本已经达到了每吨260元到270元的水平。按照这个水平计算,全国一年生产9亿吨到10亿吨钢铁所支付的环保成本可能会接近中国西部一个省的GDP。

“下令限产很容易,早晨起来就可以做得到。但是,清洁生产要投入、要创造、要坚持不懈,甚至要忍辱负重,社会上下未必都理解。”何文波说,“从长远看,从高质量发展全局出发,超低排放改造的贯彻实施对促进钢铁行业绿色发展有利,更对打赢蓝天保卫战有利。因此,钢铁行业在推进超低排放升级改造、践行绿色发展中必须要有责任、有担当。”

对此,何文波进一步呼吁,各级政府对实施超低排放改造的企业应给予更多的激励,并实施更加有效的“差别化的管控”。“推行超低排放是钢铁产业绿色发展的必要举措,局部地区的阶段性限产也是当前发展阶段不得已的保护性措施。在不得已限产过程中,对不同环保水平的企业实施‘差别化管理’是至关重要的,监管机制一定要鼓励创新者,保护先进生产力。”

他认为,实施钢铁行业超低排放,一定要明确责任主体、做好责任分解、落实和评价,要保证资金投入,严把工程质量,加强运行管理,关注新技术、新工艺的应用与完善。开展全系统诊断及优化,结合企业实际情况制订超低排放提升改造计划,稳中求进,高质量实施超低排放改造。

更要关心清洁产能是否足够

钢铁产业在迎来高质量转型发展重要机遇的同时,也面临更加严苛的环境挑战。今年以来,随着需求的增长,钢铁产量也同步以较大幅度增加,这反而成为业内外经常讨论的较为负面的话题,影响公众认知和公共政策的制定。

“今年前五个月,中国钢铁行业粗钢生产增加了10.2%,引起了全社会的高度关注,钢铁业自身也显得很紧张。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钢铁企业为了满足国民经济体系生产建设需求而增加生产,变成了一件很不好意思的事情。”何文波无奈地说。

统计数据表明,今年前五个月钢铁增产了3744万吨,增量的98%都用于满足国内钢铁消费需求,其中2/3是满足建设领域的需求增量。当前的现实是,如果没有钢铁产量的高增长,目前的基本建设规模是无法实现的,除非大量增加钢材进口。

对此,何文波表示,钢铁产量的高低本质上不是由钢铁生产方来决定的,而是由市场需求决定。“14亿人口的大国,一个粮食,一个钢铁,不能因为保障度高了,就像空气一样看不见了。”他进一步指出,“除了产能是否过剩,当前更要关心的是清洁产能是否足够。”

何文波强调,在钢铁需求一定的情况下,让实现了超低排放标准的生产企业充分发挥,同时限制排放较高的产能才是降低环境影响的正确做法。他认为,产能利用率高低是经济问题,而实际排放水平高低才是环境和生态问题。

“从当期来看,产能多了可以停下来,停下来就没有排放了。而只要有需求就必须生产,需求多少就要生产多少,但谁在生产,就不仅仅是市场能够解决的问题,与政府的公正监管直接相关。社会的激励机制一定要导向那些环保水平先进的企业。”何文波说,“从长期来看,相信市场的力量一定会解决产能与需求的匹配问题,也就是所谓产能过剩问题,多余的产能终究会被市场所淘汰。”

何文波特别强调,那些为实现绿色生产、超低排放而持续投入,不断创造、积极开发和运用环保新技术、新工艺、新设备的工程师、科学家和企业家应该得到社会的广泛尊重。他们冲在蓝天保卫战的第一线,不惜承担巨大风险。他们的勇气令人敬佩,他们的付出应该得到回报。全社会在享受钢铁创造的社会财富的同时,应该感谢他们的付出和贡献。

为您推荐

上一篇

下一篇